广告主营销平台
我的订单 帮助中心

学会理财

学会理财

理财很重要哦,怎么让100元变成120元?这里每天教你理财小技巧....

账号报价

  • 多图文第一条:-

    (平均阅读量 1571)

  • 多图文第二条:-

    (平均阅读量 520)

  • 单图文:-

    (平均阅读量 -)

男人高潮时女人该怎么做?竟然是这样......

学会理财     2017-06-24 12:00:49

天气分外炎热,吴恙瘫坐在大理石地板上,心却冷得像冰窖,刺眼的阳光撒在空荡荡的别墅里,更显得分外凄凉。

 

回想昨日,一家人还在这里,欢天喜地的庆祝自己二十五岁的生日,不过一日光景,便让吴恙的生活从天堂跌到了地狱。

 

家族集团一夜之间被查出大量财物漏洞,而幕后黑手竟是自己父亲,随着集团的破产,父亲也锒铛入狱。

 

吴恙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自己的父亲一向对她和弟弟疼爱有加,平日为人更是光明磊落,转移财物这种事情,怎么也不会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。

 

还未等吴恙想明白,便被门外嘈杂的吵闹声给惊醒。

 

“你们是什么人,要干什么?你们这是私闯民宅!”吴恙朝着一堆想要冲进来的西装男子大吼出声。

 

“吴小姐,这栋别墅早已经被卖给我们张总了,我们给了你一天时间清理东西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 

声音从身后传来,从宾利车上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高个子男人,眼角带着淡淡的嘲讽,居高临下的站在吴恙身前。

 

吴恙只觉得眼熟,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。

 

吴恙怒极反笑,呵斥道,“荒唐,这房子是我十岁生日时,我父亲送给我的,房产证的名字便是我的,我可从未卖过房子!你们给我离开!”

 

黑衣男子冷笑一声,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,狠狠扔在吴恙脸上。

 

“是谁荒唐,你自己看看这文件,合同上可白纸黑字的写着,你可瞧仔细了!这房子早与你没半点关系,该滚的,怕是吴小姐你了。”

 

一份房产转让协议书赫然出现在吴恙眼前,原本的房产所有人,什么时候成了自己的未婚夫周子意!!

 

吴恙不明白,房产所有人怎么会变成了周子意,而自己的未婚夫,为何又要将自己的房子卖掉。

 

要知道吴恙和周子意从小青梅竹马,周子意性格温和,对她百依百顺,吴恙更是对他一往情深。

 

如今公司所有资产已经全部被冻结,吴恙母亲早在弟弟出生时难产而死,而家族亲人也早已与父亲断绝往来,她此刻唯一可以依靠的人,就只有周子意了。

 

现在连这最后的庇护所也不给自己留吗,到底是谁,要将自己逼上如此绝路。

 

吴恙只觉得天旋地转,她不相信,也不愿相信,她的周子意绝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周子意已经是恒远集团的总经理,钱权都牢牢在手,他卖一栋别墅有何意义?

 

吴恙定了定神,颤抖着从包里掏出手机,拨通了周子意的电话。

 

电话在两次无人接听后终于接通了,电话那端却异常嘈杂。

 

吴恙将情况说明后,周子意没有丝毫的停顿,直接说道,“恙恙,房子的事情我不清楚啊,我现在在国外出差,你和吴安先找个地方住着,我回来再和你商量对策。”

 

偏偏这个时候去了国外,一向温和的周子意,为何今天如此急迫的就挂了自己电话?

 

吴恙一颗心仿佛沉入了海底,只觉得刺骨的冰冷。

 

“吴小姐,怎样?看清楚了?看清楚了就请你赶紧收拾好移步吧,我们张总可不喜欢有不吉利的东西在这儿碍眼!”

 

黑衣男子似乎十分不屑,已经破产的千金小姐有什么神气的资本,可笑。

 

吴恙只觉得心灰意冷,再不愿和这些人多做纠缠。

 

眼下,最重要的是搞清楚,房子到底是如何就变成了他周子意的。

 

给管家拨打了电话,可是没有打通,搞不清楚状况的吴恙,只得急匆匆的拿好自己的东西,拿着车钥匙,便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。

 

可现在,自己该何去何从,吴恙也开始迷茫了。

 

兜了一大个圈子,吴恙觉得眼睛越来越酸,头也胀痛不已,便顺手把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

吴恙打量着窗外笑靥如花路过的行人,想起自己的情况,更难过不已。不过,刚刚那个背影,怎么那么熟悉?

 

好像是,周子意!

 

不可能!吴恙慌了,急忙扯了车钥匙便追了出去。

 

络绎不绝的路人仿佛成了一道道阻挡的墙,吴恙焦急的拨开人群,眼睛不敢离开那道背影片刻,只怕一眨眼的功夫,那道背影就消失在人海。

 

只是,看得清了,那道背影,手里还挽着一个女人!

 

二人转身走进了旁边的超市,吴恙来不及多想,跟着追了进去。

 

超市人声鼎沸,吴恙一个走神,那道背影便消失了,她围着货架,找了许久,二人就好像蒸发了一般,连影子都没有。

 

嘭!

 

后面迎面推过来的购物车,正撞上吴恙膝盖,吴恙疼得一个哆嗦,立马蹲了下去。

 

“小姐你没事吧?”坐在购物车内的女子询问道,随即转过头对一旁推车的男子撒娇道,“说了不要让我坐里面,你看,撞到人了吧!”

 

这声音,如此的熟悉!

 

吴恙抬起头来,对面二人的笑顿时僵在脸上。

 

眼前坐在推车里的,居然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,情同姐妹的夏琳琅!

 

而旁边笑容温柔,一脸宠溺的男子,不是周子意又是谁!

 

夏琳琅手里捧着一大盒巧克力,推车里散放着各种食物,生活用品,呵呵,难道他们已经同居了不成。

 

吴恙觉得头晕眼花,周子意如看到瘟疫般的眼神更是深深刺痛了她的心。

 

“周子意,你不说说你在国外吗?你不是说你,回来后会给我一个解释吗?现在这怎么回事,怎么解释。”吴恙颤抖着掐了掐自己的手,想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

夏琳琅朝周子意抬了抬手,周子意立刻会意,将她从车子里抱了出来,这样的默契,说没有关系谁又会相信呢。

 

“恙恙,对不起,我……。”

 

没等周子意有所动作,夏琳琅走过来,想拉住她的手。

 

吴恙一把把她推开,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她的厌恶之情。

 

夏琳琅一个踉跄,扑倒在周子意的怀里。

 

吴恙阴沉着脸,仿佛在和陌生人说话,“我都看到了,你们还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,瞒我到什么时候,夏琳琅别碰我,脏。”

 

周子意一把扶住夏琳琅,冲着吴恙说道,“你不要欺负琳琅,有什么火朝我发。”

 

欺负?

 

吴恙觉得可笑,现在是她最好的朋友和自己的未婚夫在一起了,是他们背叛了她!

 

到底是谁欺负谁?难道在他周子意的心里,夏琳琅就是温柔善良的公主,她就是凶狠恶毒的皇后吗?

 

不知不觉,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。

 

周子意看着可怜的吴恙,眼里却无半点怜惜不舍,他小声道,“你别这样,我们先回家再谈,这是公共场合,很丢人。”

 

吴恙紧了紧嘴唇,说道,“家?拜你们所赐,我已经没有家了,至于丢人?我的未婚夫,都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抢去了,还有什么比这更加丢人的吗?”

 

“恙恙,是我对不起你,我是真的很爱子意,你什么都有,而我只有他一个啊,我真的不能失去他。”夏琳琅依在周子意的肩膀上,同样也抽泣了起来。

 

听到这番话,吴恙更是怒火滔天,她咆哮道,“我什么都有?夏琳琅你说这话你良心不会痛吗?你分明知道,我现在一无所有了,你们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,一个是我最爱的人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!”

 

“恙恙!你可不可以理智一点!我和你老实交代吧,我早就爱上琳琅了,今天就算你没遇到,我也是要和你说清楚的。”

 

早就爱上琳琅了?

 

好一个早就爱上了,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,将她震得头皮发麻。

 

吴恙不敢想象,事情的真相竟如此丑陋,若他周子意是因为吴家破产而要和她撇清关系,她倒也认了,可事实竟是他早就变心,爱上了别人?

 

而他居然连谎言,都懒得编一个来骗骗自己吗?

 

那自己算什么了?

 

“周子意你混蛋!昨天你还陪我甜蜜的过着生日,怎么可以今天告诉我你爱上了别人!”

 

吴恙痛苦的嘶吼出声,她不相信,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人早已变心,她的爱情和友情竟然都错付了吗?

 

“你若是早就爱上琳琅,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?看着我被你们二人蒙在鼓里,被你们骗得团团转的样子,你们觉得很可笑是吗?”

 

她朝着周围窃窃私语的人群,仰头发出苦涩而又恐怖的笑声,“哈哈,你们看看,这就是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,他妈的在我破产的时候甩了我!”

 

“周子意,你真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的人,我吴家对你尽心尽力,扶持你更固公司,你却连我的房子都要卖掉,你现在这样来作践我,你不怕遭报应吗?”

 

“周子意,你真不是人!!”

 

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,大家都在窃窃私语,世人大概最喜欢看的,便是这种姐妹为男人反目的好戏,竟无人上来扶一扶哭倒在地的吴恙。

 

夏琳琅抹了抹眼泪,蹲下身子便要去扶吴恙,吴恙已经气极,一边扯夏琳琅的头发一边尖叫道,“这些年我对你如何你心知肚明,什么都要和我抢,如今连我的男人你也不放过了,滚,我吴恙还轮不到一个司机的女儿来同情!”

 

周子意冲上前,一把搂过倒在地上的夏琳琅,言语之中,已经再无半分感情。

 

“吴恙,够了,还要我说得多清楚!我现在爱的人是琳琅,你不要再发疯了,我们已经不可能了。房子的事情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是我会尽快查清楚,你不要再来缠着我了!”

 

他的话犹如万箭穿心般,让吴恙痛苦不已,这些年,她将全部感情一门心思放在他身上,对他看得比任何人都要重要,到头来只换来一句不要缠着他?

 

可笑!可恨!可悲!

 

已被伤痛冲昏了头脑的吴恙,倒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

父亲入狱了。

 

破产了。

 

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

现在连男朋友也是如此。

 

吴恙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夏琳琅,带着最后一次希望,爬到周子意脚边,紧紧抱住他的大腿,乞求道:“不要,子意不要离开我,我只有你了,求求你,我那么爱你,你走了我怎么办?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啊!”

 

周子意环顾了一眼窃窃私语的围观者,再看了一眼哭倒在他脚边的吴恙,头发全部乱七八糟的散落在肩膀上,简直像个疯子。

 

皱了皱眉,毫无留恋的一脚推开她,牵起一旁的夏琳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超市。

 

当真,就那么绝情吗?

 

吴恙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,她已经放下所有尊严乞求他了,自己对他的感情他就那么不在意吗?

 

心像破布一般,被一片一片的撕扯着。

 

好痛!痛得快要呼吸不过来了。

 

吴恙匍匐在冰凉的地上,像个被丢弃的破布偶。

 

往事一幕幕,像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上映。

 

 

“恙恙,你永远是我周子意这辈子最爱的女人。”

 

“我会尽我一生来保护你”

 

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

当初信誓旦旦说着誓言的周子意,此时又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呢?

 

离开超市后的吴恙,像丢了魂魄一般在街上游荡着,全然不顾大大的写着限速80码的路牌,将速度开的飞快。

 

灯红酒绿的城市,有无数夜归人,可她吴恙,算什么?

 

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,从云端跌倒谷底的生活实在太难承受了。

 

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划过夜空,一辆黑色的路虎径直向吴恙驶来,等她回过神来时,已经来不及了,紧接着,是震耳欲聋的车子碰撞声。

 

吴恙晕了过去。

 

车祸现场异常惨烈,两辆车子都已完全报废,等吴恙再醒来时,已经是三天后了。

 

吴恙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,是个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。

 

这个男子有着柔和的轮廓,冷漠的眼眸,清瘦的锁骨。他站在窗边,阳光透过玻璃撒在他的脸上,仿佛镀了一层金边,实在是好看得叫人挪不开眼睛。

 

空气里有着淡淡的香气,是自己最喜欢的茉莉花的味道,吴恙环顾了下四周,这是医院吧。

 

洁白的床单,整洁的房间,一切都那么干净舒适。

 

吴恙仿佛做了一个噩梦,梦里最爱的父亲去了监狱,苦心经营的公司一夜之间分崩离析,爱人和朋友同时背叛了自己。这些,不都太可怕了吗?

 

男子瞥了一眼吴恙,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,“醒了?”

 

吴恙强撑着坐起来,微笑着回答道,“嗯,您是当日与我相撞的车主吧,这些日子劳烦您了。”

 

男子微微诧异,此刻的她如何能这么云淡风轻的笑出来,不过只一瞬,男子便收起了情绪说道,“我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眼,既然你醒了,我等下叫我的律师过来和你谈。”

 

言毕,男子便收起文件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

吴恙睡了三天,头脑亦清醒了,她摸了摸肚子,翻身拿起旁边的电话点了份外卖,又跑到床头,打开了电视。

 

电视里在放早两天的新闻重播:今日晚间十点,两辆豪车在恒双路口发生激烈碰撞,据了解,其中路虎车主为宁氏集团少总宁衍,宝马车主为地产巨头吴氏集团千金。早在昨日,吴氏集团查出大量财物漏洞,集团董事长吴年灏涉嫌转移财产已抓捕入狱。

 

而吴氏千金在这个时候发生车祸,不排除自杀可能。

 

一派胡言!吴恙摔了遥控器。

 

自杀?她吴恙还没蠢到这个地步。

 

不过话说回来,他便是宁衍么?

 

商业界传得神乎其神的人,自十八岁从美国留学回来之后,便开始接受集团产业,不到五年的时间里,不仅将原有的房地产做得风生水起,更是在全国开了五十家自己命名的五星级酒店,在餐饮界也做得有声有色,更签下了两支国家级球队。

 

没被曝光的资产,那都是后话了。

 

吴恙之前早就对他有所耳闻,如今相遇,竟是这幅局面。既然车祸的事情已经被新闻播报,那他自然也知道自己是谁了。

 

吴氏集团的财物漏洞,实在来得蹊跷,若凭她一己之力想查出事情始末,实在力不从心。

 

宁衍,倒是个可以依靠的对象,可是,两人向来没有交集,如何能让他帮自己呢?

 

咚咚,敲门声打断了吴恙的思考,“进来!”

 

一位五十左右的老伯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一位穿西装带眼镜的年轻男子,这位想必就是宁衍所说的律师了。

 

但是,这位律师,看上去怎么还没有自己年纪大?

 

脸上稚气未脱,倒像个刚读大学的学生。

 

这宁衍的办事风格,吴恙有些琢磨不透了。

 

“你好,我是宁先生的代理律师,我叫宋君,宋君的宋,宋君的君。”这位律师气宇轩扬的站在吴恙面前,停顿了一会儿,又伸出了他的右手。

 

吴恙被这雷人的自我介绍弄得忍俊不禁,“你好,我叫吴恙”

 

说完也伸出手和他轻轻握了握。

 

宋君转头和对那位老伯说道:“舒伯,你先回去吧,事情处理完之后,我再给你和衍——衍先生打电话。”

 

舒伯仿佛有些无可奈何,他走到吴恙床边,递给她一张名片,“吴小姐,有什么事情您直接和宋律师谈,若是有处理不合适的,您直接打名片上的电话联系我。”

 

吴恙双手接过名片,朝舒伯微微颔首,“麻烦您了”

 

“这里是我列的一系列关于,车的损坏,住院检查,保险等一系列的费用清单,这次事故,宁先生占百分之三十的责任,而你占百分之七十的责任,综合这些,你需要付给宁先生一百一十五万整。”

 

宋君递给吴恙一份整理明确的文件,言语间毫无波澜。

 

一百一十五万,对于此时的吴恙而言,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

离开家的时候,除了拿走一些衣服首饰,最值钱的就是那辆车子,现在车子已经报废,她已经身无分文。

 

吴恙看了看一脸纯真的宋君,顿时计上眉头。

 

“宋律师,你肯定对我的事情早有耳闻吧,一百万对于之前的我来说,确实不算什么,可如今,我确实已经身无分文了。本来还有一栋属于我名下的别墅,可以用来还款,可是……。”

 

吴恙说到这里,抬起头紧紧盯着宋君的眼睛,眼看着就要哭了出来。

 

“这种事情说出来有些不大光彩,如今我也是被逼上梁山,顾不得了。”

 

吴恙用纸巾擦了擦眼角,回想这些天的经历,声音已经开始哽咽。

 

“我的未婚夫,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抛弃了我,我最好的朋友将我的房子也卖了。”

 

她越说越声泪俱下,“我的弟弟,有先天性的心脏病。发生车祸就是因为弟弟心脏病发作,我急着给他送药才会撞到宁先生。我,我现在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。”

 

这些话一半真一半假,吴安因为出生时难产,身体是比一般人孱弱些,却并未患什么心脏病。

 

吴恙看着宋君涉世未深的样子,笃定他不会太过狠心。

 

果然,宋君看着病床上楚楚可怜的吴恙,当初信誓旦旦答应舒伯一定将事情办妥的决心,已经开始摇摆。

 

“吴小姐,你的遭遇我很同情,可是这赔偿是按法律规定一五一十算的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宋君坐下,用手轻轻拍了拍吴恙的背。

 

“我知道,我没有要你帮我减少赔付款的意思,只是我现在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,但是我有个折中的办法。”吴恙见宋君已经动摇,立刻乘胜追击。

 

“你说。”

 

“你也知道我是商业大亨的女儿,这次最棘手的达升地产招标项目,我有自信能帮他拿下。这样一来,他得到的利益,可是我赔偿款的几十倍不止。还有,若是我没有拿下项目,我便自愿与他签五年劳动合同,任他使唤。”

 

 

宋君沉思了许久,似乎在与自己的内心做着激烈的争斗。

 

吴恙又抽了一张纸,开始抹起了眼泪。

 

“既然如此,便照你说的办,你别哭了。我回去便重新起草一份文件,给你传真过来。你签字就可以了。”

 

宋君无可奈何,收拾好东西离开医院,一路上便开始惆怅,就是因为心软,他在律师这条道路上,走得异常坎坷。

 

现在,又再次拜倒在眼泪之下,如何向宁衍交差还是个大问题。

 

……

 

“胡闹!”

 

办公室里气氛凝重,宁衍端坐在沙发上,眉头紧皱。

 

一旁的宋君委屈得像个孩子,用手绞着衣角,“衍哥,她确实可怜,这是唯一能解决的办法了,反正达升项目不是挺棘手的,你就让她试试,反正不管怎样你都没损失。”

 

宁衍头也不抬的说道,“我不过出差数日,你就给我把事情处理成这样,舒伯也容着你胡来。达升项目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。舒伯,送表少爷回家。”

 

这个吴恙,宁衍倒开始对她好奇了。

 

达升项目涉及多家地产集团,她在这个时候,盯上达升有什么企图?

 

是时候,与她谈一谈了。

 

医院,吴恙已经收拾好准备办理出院。

 

刚出大门,一辆黑色的林肯加长轿车便停在了吴恙眼前。

 

“吴小姐,宁总请您过去和他见面。”下来的人是舒伯,吴恙朝舒伯微笑着点了点头,便上了车。

 

虽早就料到宁衍必定会与自己见面,可此刻的吴恙还是开始紧张起来。

 

宁衍混迹商场多年,与刚出社会不谙世事的宋君自然不可相比。

 

要糊弄他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

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,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隐秘,最后终于在一家叫月雅的私人会所停了下来。

 

吴恙百思不得其解,约她谈事为何要来这么隐秘的会所?

 

思考间舒伯已将车门打开,恭声说道,“吴小姐,宁总在里面等您。”

 

带着疑虑,吴恙推开了走廊尽头紧闭的那扇房门。

 

出人意料的是,里面竟然不止宁衍一人!她只觉得胸口涌来一阵寒意,这个人,到底要做什么!

 

宁衍头也不抬,只指了指身边的椅子:“来了?坐”

 

待她坐下,宁衍便向坐在对面的男子介绍到:“张总,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起的吴恙,吴小姐。”

 

张总?那个从周子意手里买走自己别墅的人?她诧异的转头看向宁衍,他什么意思,她越来越不明白了。

 

宁衍不顾她探寻的目光,接着说道:“吴小姐可不是普通的女人,我看,张总要给她个不低于经理的职位,才不算埋没了人才。”

 

经理?他的意思是,要让自己在这家叫月雅的会所上班?

 

吴恙慌了神,她在宋君那里费尽口舌,才换来接触达升项目的机会,现在宁衍将她安置在这里,她的苦心不都白费了?

 

“宁总,您是不是……”吴恙正要开口,宁衍一把握住她的手,嘴上带着笑容,手却微微用了力,“吴小姐是嫌弃我给你安排的职位低了?”

 

宁衍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,此刻不是她谈条件的时候,她赶紧说道:“当然不是,能留在月雅为张总和宁总做事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这样定了,吴小姐明天便来上班吧。那我就不打扰宁总了。”言毕,张总便带上门离开了包厢。

 

吴恙一把甩开被宁衍紧紧握住的手,质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想干什么?”

 

“哼,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吴恙才是,你接触达升想要干什么?”宁衍拿起桌边的毛巾,嫌弃的擦了擦刚握过她的那只手。

 

他在厌恶她?

 

“我……我不过是在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之时,耍了一点小聪明。在拿下达升项目之前,我不会在这里上班的。你替我做不了决定。”

 

吴恙知道,当日对宋君编造的谎言,必定已经被他看穿,索性将话摊开了,说个明白。

 

倒没想到她竟会如此坦诚,宁衍微愣,而后冷笑道:“你家破产可不是我的杰作,我也没逼你未婚夫背叛你,更没逼你撞上我的车。”

 

“还有,我替你做不了决定?你自己去看看合同,只要我不将项目交给你,你完成不了一样要给我打5年的工。用在别人身上的那些小手段,我奉劝你在我面前,还是收起来比较好。”

 

果然是在商场混迹多年的人,每句话针针见血,几乎把她的脑袋都戳出一个个窟窿。

 

合同?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,吴恙这才意识到,现在人为刀俎她为鱼肉,自己哪里会是他的对手。“你要我替你做什么?”

 

宁衍从手边拿出一份文件递向她:“不愧是吴年灏的女儿,果然聪明。既然如此,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。这家会所你也见到了,来这里的都是商业界的大人物,我要你,收集这份名单上所有集团,在这里和政府相互勾结的证据。”

 

张氏地产,万业地产,广岸建筑,恒远集团。这些都是地产业的翘楚,宁衍难道想通过拉倒这些公司,让宁氏一家独大吗?

 

可是他为什么要选她来做一件这么重要的事。恒远集团,周子意,原来如此。

 

这可不是个轻松的差事,若是稍有不慎被发现,这些公司不会有一个放过她。

 

吴恙想起他用毛巾擦手时,那厌恶的表情如当日周子意看自己一般,心里便开始刺痛起来。

 

她理了理掉落在眉间的碎发,眼神直勾勾的盯向宁衍:“宁总,敢不敢和我打个赌?”

 

宁衍扬起嘴角,邪魅一笑,“噢?赌注是什么?”

 

“若是我赢了,我们的五年合同一笔勾销,若是你赢了,我再赔上五年。”

 

“有趣,赌什么?”

 

“我们二人谁先爱上对方,谁便输了。”

 

由于篇幅原因,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

文章精彩后续,点阅读原文

 
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公告 网站地图
Powered by hao123
© 新媒体之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