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主营销平台
我的订单 帮助中心

学会理财

学会理财

理财很重要哦,怎么让100元变成120元?这里每天教你理财小技巧....

账号报价

  • 多图文第一条:-

    (平均阅读量 1571)

  • 多图文第二条:-

    (平均阅读量 520)

  • 单图文:-

    (平均阅读量 -)

“疼,老公你插错地方了..."她感觉下面撕裂般疼痛

学会理财     2017-06-24 12:00:49

霍栀闭着眼睛,沉迷梦中,尽管梦境已醒,她却不愿睁开双眼面对糟糕透顶的现实生活。

 

她的那场不愿意醒来的梦,是两年前惊动清城的豪华婚礼盛宴。

 

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和顾峻清,在教堂的红毯上,走啊,走啊,好长的路,无尽的红毯,飘落的花瓣,峻清对她微笑,双手环上她的腰际,吻如细雨般洋洋洒洒。

 

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唤醒了霍栀早晨的好梦……

 

“栀儿,今天是你跟峻清结婚一周年纪念日,你要加把劲儿啊,爸爸我,早就想抱孙子了!”顾修远爽朗的笑声,传进霍栀的耳膜,这个六十多岁慈祥的老人,是顾家唯一对她好的一个。

 

“爸,我,我知道了。”

 

几个字,声音很小,哽咽着说出来的,听到爸爸的声音,听到爸爸的期许,霍栀心里更加的难受。

 

对于小宝宝,霍栀哪里不想生,可是,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情啊……

 

“太太,药煎好,蜜饯也备好了!”就在这时,佣人陈妈悄无声息地走过来。

 

霍栀很抵触喝药,结婚一年来,她每天早上的必修课便是喝药,顾家是清城首富,单单她的这副药,便价值不菲,她不想喝,却又不得不喝,陈妈是婆婆钟瑾瑜的人。

 

有时候霍栀看着忠心耿耿,任劳任怨的陈妈,心里有委屈,又有着恨意。

 

名义上任劳任怨的,可是只有霍栀知道,这是老太太派来监视自己的。

 

“太太,老太太特意交代这是上好的药,有助于怀上小宝宝的!”

 

中药的苦涩漫卷心头,一如她的婚姻生活,尴尬落寞。

 

想到小宝宝,想到顾峻清,她的心里便五味杂陈。

 

顾峻清是顾氏的总裁,大名鼎鼎的顾公子,清城第一首富,儒雅尊贵,聪明睿智,掌控着整个顾氏国际集团,影响力之大常人难以想象。

 

据说清城以前叫做青城,后来便改名为清城,起因皆是这位顾峻清顾公子,清城有一条路就叫做峻清路,足见顾公子要跺跺脚或者发发怒,清城的大地都会跟着发颤,甚至震动都不止。

 

顾峻清是商界奇才,政界的香饽饽,他自言一生唯一的败笔便是娶了霍家的千金——

 

“太太,您的快递!”佣人晓蓝捧着一个大盒子毕恭毕敬地呈送到霍栀面前。

 

还没来得及打开快递,叮铃铃清脆的电话铃声再度响起,按下接听键,是妈妈庄胜蓝:

 

“霍栀,妈妈给你准备了礼物,你打开看看就知道是什么了!妈妈可得提醒你,你该抓紧点了,赶快的给顾家生下一男半女的,你在顾家的地位才能稳定住,心眼儿活一点,该主动时别端着,你那一肚子学问都跑哪去了?夫妻之事还要我这个当妈妈的提醒”

 

一点一点拆开快递,顾栀的脸红了,赫然躺入箱子内的是一套玫红色的睡衣,性感,暴露,布料超薄,穿上跟没穿有什么区别!

 

不,还真是有区别,大概穿上了会更加的火热撩人!

 

霍栀左手轻轻拍拍额头,哑然失笑,妈妈整天都在琢磨些啥,要让她晚上穿上这件睡衣,躺在顾峻清身边,她真没有勇气想下去,更别想结果会怎样。

 

所有人都在埋怨她不能抓住男人的心,所有人都在怪她小腹平平,没有鼓起的迹象,只是所有人不知道的真相是:这两年多的时间里,顾峻清从未回到过这所西城别墅。

 

连自己都拴不住丈夫的心,更何况一家衣服?

 

对于丈夫,霍栀只有在顾家的重大节日聚会,才能见到那个法律上赋予她的男人——顾峻清,她这个做妻子的,想念丈夫时,只能通过报刊杂志,电视网络。

 

为了不让妈妈和公公失望,霍栀还是很积极地采取了行动,配合吃药,可是结果呢……。

 

不管怎么样,那都是自己的丈夫,想起爸爸的期许,妈妈的付出,霍栀犹豫了许久,拨打顾峻清的电话。

 

响了许久,无人应答,正要放弃时,一道优雅的女音响起:“你好,我是顾总裁的助理安娜,顾总裁正在开会,请问你是哪位?有什么事?你可以登记留言。”

 

自己可是顾太太啊,没想到找自己的丈夫还要登记留言?霍栀重重的叹了一口浊气,这才说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

“好的太太,我会传达给总裁!”

 

精心准备了午餐,盛放在高档保温桶内,带了从意大利为他精挑细选的雅致紫色领带,又化了个淡雅的妆容,穿上韵味十足的裙装,霍栀有些紧张而又满含期待地出门了。

 

开着车子,一路上忐忑不安,她想象着各种与他见面的场景,反复吟诵着想要对他说的话,在家里一个人演示了一遍又一遍的话,早已经烂熟于心,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像上次那样露怯,一张口就紧张的语无伦次。

 

“加油,加油,他会喜欢上你的,霍栀加油!”

 

心理暗示的力量是相当巨大的,此刻的霍栀从透视镜里看到了得体端坐新潮气质的自己,居然有股不凡的气质,嗯,可以的,一定可以的!

 

停车,步入,左转,总裁直属电梯,一路顺畅直达总裁办公室。

 

霍栀一眼便看到日思夜想的老公顾峻清,正低头签署着什么文件。

 

霍栀有些激动,比激动更胜一筹的是紧张,局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,不敢说话,怕打搅了他的工作,又渴望说话,生怕失去与他面对面的机会。

 

与霍栀的紧张局促,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伏案的男人,从她进门到坐下,长达十分钟的时间里,顾峻清对于在沙发上了坐了许久的妻子全程开启熟视无睹模式。

 

手指揪扯着漂亮的裙摆,一下,两下,三下,必须主动出击打破这尴尬的沉默,于是霍栀不得不主动开口:“峻,峻清,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!”

 

“所以呢?”顾峻清仍旧一副低头忙碌的样子,好像对面的女人是一团营养不佳的空气。

 

“我”霍栀关键时刻居然再次语结。

 

啪地一声,是笔被折断的声音,顾峻清见她不说话,站起身,修长完美的身材,几步踱到她身边,狠狠地弯唇,一字一顿说道:“我什么,怎么说不下去了?对于婚前你做的那些无耻的事情,哪怕给你三天时间,你都说不完吧,现在竟然语塞了?真是好笑!”

 

霍栀的脸色一片惨白,毫无血色,直直的盯着自己的丈夫。

 

这番话语,他不下说了十几次,她早已经烂记于心,可是每一次听到,都是如此的刺耳和难听。

 

“你和你母亲做的那些事,我记得清清楚楚,那些事,我忘不掉,对于你也是如此,我顾峻清看见你一次便恶心一次!你费尽心机嫁进顾家,不是为了顾太太这个头衔嘛,好,我给你,但是除此之外,你还想要别的,你真是做梦,滚出去吧!”

 

顾峻清用力捏着她下巴的大手一松,用力一推,她便如破布娃娃一般跌落在地上。

 

“带上你的东西赶紧给我滚!”

 

鼻息似乎被一团又一团棉絮塞住了,闷闷地酸涩,心脏更像是被一只大黑手死死掐住,窒息地喘不上气来。

 

“怎么还不滚?你是想让我像上次一样,在我的办公室,将你的衣服全部撕烂,让你这样滚出去?”

 

泪花在打转,盯着像是仇人一般的丈夫,霍栀好大一会,这才狼狈地站起来,逃一样的离开了。

 

强忍着盘旋在眼眶中的泪水,快步走进总裁直属电梯,霍栀需要一个安静的密闭空间偷偷拭去阡陌纵横的泪流。

 

泪腺似乎很发达,泪珠不听话的滚落下来,一颗一颗晶莹剔透,如荆棘般滚落下来,打在脸上很疼很疼,疼痛蔓延到胸口,撕扯的心仿佛在滴血。

 

随着电梯铃声叮地一声响,霍栀仰起头,让泪水回流,迈出电梯间,诧异地看到了呈现等待状态的秘书安娜。

 

安娜看到霍栀红红的眼睛,有些不忍,但总裁的命令不敢违抗,那条她精挑细选的领带和保温桶,端端正正地交到她手里,她顿时明白了。

 

“以后你就不要来了,顾总裁交,交代了,霍栀和狗不得入内。”

 

“恩”霍栀赶在泪奔前,逃也似的匆匆离开了。

 

在距离顾氏集团好远好远的地方,才停住了脚步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仿佛下一秒便会窒息。

 

霍栀越来越觉得自己犯贱,犯贱到令顾峻清心生厌恶。

 

她永远忘不了新婚夜自己有多贱。

 

浴室里洗澡的是她的丈夫……

 

暧昧又憧憬。

 

霍栀已经洗完澡,端坐在梳妆台前,拿起吹风机吹头发,头发弄好时,浴室的门咔嚓一声开了,她赶紧躺倒在床上,她不想让顾峻清看到,自己在等他,闭上眼睛装睡。

 

身上穿着一件果青色睡衣,当初母亲为她挑选这件睡裙时,特意凑到她耳边说:“睡衣不要太保守,男人不喜欢太正经的女人,夫妻之间也讲究情趣!”

 

霎时霍栀脸再次红了,偷偷打量被窝里的自己,穿着跟没穿差别不大,裙摆撩到膝盖以上,胸前一片旖旎风光,该露的都露出来了,不该露的也露出来了,缩在被子里霍栀觉得自己很狐媚。

 

性感的姿势刚摆好,便听到了脚步声,是他在一步步奔向大床,霍栀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,用力地捂着狂跳的心却发现,心情怎么也回不到镇定了,静静地等待着,等待着,那醉人的一刻。

 

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冰冷无情的声音从上方传下来,凛冽如风雪,还夹杂飓风与冰雹的味道,一下子砸的霍栀一愣,全身的燥热化作了冷冽,心跌至冰点。

 

干什么,新婚夜还能干什么?

 

霍栀不得不整理出埋在被子里的头,入眼的男人,睡袍带子在腰间打了个结,半敞的衣领,露出里面柔韧而结实的肌肉,头发湿漉漉地,水滴沿着胸膛正在滚落,阳刚气息十足,如猛兽的男人。

 

霍栀赶紧闭上眼,而后想起妈妈的嘱咐:“女人在床上不要过于清纯,男人不喜欢跟冰块一样的女人在一起!”

 

坚决不做冰块女人,于是她再次鼓起勇气,用魅惑感十足的声音说道:“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,我我我在做一个妻子该做的事!”

 

“新婚之夜?恐怕我们的新婚初、夜不是今天吧!?霍小姐,是需要我提醒你点什么呢,还是你装作忘记了?”语气狠厉,凤眸微狭,眼睛里射出一道冰棱,能瞬间将床上的霍栀冰冻。

 

霍栀裹着被子坐起来,低下头,想反驳却无力反驳,他说的话让她无以辩驳,踯躅地思忖一会儿后,再次鼓起勇气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夫妻了,夫妻之间”

 

“住口!”顾峻清一把撕扯下裹在霍栀身上的被子,那一刻两人都楞了。

 

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因为此刻她如坐台小姐一般的穿戴惊了他,羞了自己。

 

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勾引我?真是贱女人,不知羞耻的贱女人!滚!”

 

一声嘶吼,穿透夜的上空。

 

“要我去哪里?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,我”霍栀嗫嚅地反抗着,她知道顾峻清不喜欢她,他只是被迫娶了她,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他对自己的厌恶如此之深。

 

“不滚是吧?”高大俊秀的顾峻清走到床前,居高临下盯着她,像在睥睨一只蝼蚁,一张脸黑得堪比锅底。

 

快如闪电的动作,被子抛到霍栀的身上,一片漆黑,从头到脚都被盖住了,咚的一声,她被丢出了门外,随之传入耳朵的是无情的关门声,砰砰,咔嚓,门被反锁了,而她还在门外。

 

刺骨的风,清冷的夜,无情的他,泪痕满面,清晰如昨.

 

霍栀一路狂奔上了车子,眼里噙满泪水,无比悲愤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难道爱你也有错吗?

 

万般柔情给了别人,却把一个“滚”字送给了爱他,深爱他的老婆!

 

“贱女人”是他赋予的专属标签,如果不是太爱你,又怎会卑微发贱呢!

 

紧握方向盘的双手,麻木,劳累,霍栀很想找个地方放松放松,车速渐渐放慢,直到前方的灯红酒绿滑过眼前,她果断地右转,奔向前方的酒吧。

 

斑斓璀璨的酒吧里,灯红酒绿,旋转彩灯发出耀眼的七彩光芒。

 

大厅内人头攒动,呈现一派迷离之色。

 

台上是三个助唱女子,劲歌爆舞,妖娆的身段,暴露的时装,狂野的声音,火辣刺激的场面,引得台下男人的热辣呼哨,叫好声不断。

 

霍栀发狠地点了各种味道的酒,红酒,啤酒,鸡尾酒,白雪,黑岛,冰红等,红白蓝黑粉紫,五彩缤纷,光是看着就很醉人。

 

耳膜里是刺耳的声音,眼前是一溜空了的酒杯,霍栀喝到脸色潮、红,眼睛看向台上的女郎,数也数不清,面前的人影很凌乱,似乎是一片魔幻的森林。

 

服务生训练有素,善意地提醒:“这位女士,你喝的太多了,本店特意给你准备了奶茶,醒酒汤,请您慢用!”

 

看着两杯热腾腾的饮料样的饮品,霍栀醉眼朦胧地说:“谢谢你,你真好,比我老公还好,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?”

 

她上前一步揪住服务生胸前的衣服喊道:“顾——峻——清!哈哈,有名气吧!说出来你也不信吧?平凡如我,怎么就嫁了那么好的一个——一个——一个混——蛋!”

 

前天还有个客人说自己是某某伟人呢!

 

服务生们早就见怪不怪了,即使有客人指着天上的月亮说,那是他们生产的,家里还有好多呢,都不足为怪!

 

“嗯,我知道了,这位女士,你老公是顾峻清!但你真的是喝太多了,别再喝了!”白净的服务生趁机拿走霍栀手里的杯子,想扶起东倒西歪的霍栀。

 

“放开我,给我酒,你也是个小气鬼,还怕我付不起酒钱吗?真讨厌,我老公是清城首富,顾峻清,你还担心我掏不起钱吗?给我走开,我要喝酒”

 

好心的提醒却落个如此的奚落,服务生摇摇头,娴熟地拿出一瓶啤酒,麻利地撬开,斟满放到霍栀面前。

 

“好喝,真好喝,怪不得男人们如此爱喝酒,真好”霍栀咕嘟咕嘟像喝水似的喝着面前的啤酒,场面很震撼人!

 

“顾峻清,你就会欺负我,为什么不试着去了解我?为什么?”拍打着桌子,碰到杯子哗啦啦响的霍栀此刻俨然一个醉鬼的形象。

 

她身后的位子,是一个英俊好看的男人,当霍栀口中吐出顾峻清三个字时,男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上前一步,坐到霍栀身旁的空位。

 

停顿一会儿后,温厚好听的声音中,略带一丝丝迟疑:“顾峻清?小姐,你说你认识顾峻清吗?”

 

霍栀侧过头,眼睛混沌,酒气逼人。

 

“你,道貌岸然,像顾峻清,干净温和,也就只对老婆以外的女人温和了!老婆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,下贱的女人!你知道吗?我不是那样的,我不是那样的”

 

一一嘤嘤地,霍栀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苦涩,任泪水肆意奔流。

 

“嗯,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!请相信我,顾太太!”英俊的男人拿起酒杯碰一下她手中的杯子,和善的语气侃侃而谈:“算起来,我跟顾家的渊源和故事真的是很长很长,我——与你的老公,也算是特殊的朋友了!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!”

 

英俊男人边说边打量着眼前的霍栀,虽然面容因喝酒而大打折扣,但模样却是很精致,清纯脱俗型,若不是听到她说自己的老公是顾峻清,英俊男人还真以为她是个大学生的样子。

 

细细揣摩就会发现霍栀的衣服鞋子确实不菲,普通的工薪阶层,小富的人群是买不霍栀身上这件巴黎名装扮的。

 

只是她这一款的女人明显不对顾峻清的口味儿,绯闻里的女主们个个都颇具妖娆的姿色,眼前的这位只是清水芙蓉,莲花纯的女人,距离顾峻清的重口味绯闻女主,真的是不小的一段距离,甚至南辕北辙。

 

英俊男人优雅潇洒地猛灌下一杯酒,轻轻抿抿唇,转头对着霍栀轻笑道:“你当真是——顾峻清的——爱人吗?”

 

“爱人?哼,他只会爱别的人!”

 

摇摇酒杯,霍栀自嘲地说:“我——霍栀在他眼里,就是犯贱,知道犯贱吗?贱女人一个!”

 

站起身来,霍栀想离开了,尤其想离身边这个讨厌的男人远点!

 

“哦?你姓霍?霍誉秀的千金,市长千金!”英俊男人颇感意外和兴奋,赶忙拿出手机戳戳点点,而后意味深长地看着霍栀笑了。

 

眼前的女人明显酒力和体力不支了,刚刚迈出一步就摇晃地差点和地板亲吻,醉了,显然喝高了!

 

英俊男人伸出手赶紧去搀扶霍栀,把她摆正在座位上,刚一撒手,咕咚一声,霍栀趴倒在座椅边上睡着了。

 

服务生摇摇头,司空见惯了,来这里的每位客人都是花钱买醉喝的,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,沉重的故事压抑地客人们必须一醉方休才能解千愁。

 

只是如此清纯的女人该是第一次来酒吧,她生疏的手法暴露了自己的第一次,服务生摇摇头,无奈地说:“这位女士,你的酒钱还没有结算的?”

 

“真倒霉,又一个醉倒不省人事的!我看以后酒吧要改成先付费的制度,才能保证客人不赖账啊!”长叹一声,服务生有点认倒霉,只有等了,等她醒,或者等她的家人打电话来接她,顺道算账。

 

“她的酒钱,我帮她付!”英俊男人拿出金卡,刷卡结束后,他抱着醉烂如泥的霍栀离去。

 

由于篇幅原因,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

文章精彩后续,点阅读原文

 
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公告 网站地图
Powered by hao123
© 新媒体之家